陈梦:全锦赛找回20岁感觉 能很释放地喊出来

时间:2021-01-08 11:15来源:漯河市矮机材料销售 点击:

  全锦赛女单1/4决赛场上,陈梦对阵钱天一。比赛刚开始,陈梦第一局2:0领先被追到2平,这时候钱天一反手回球擦了一个死网,球弹在陈梦这边的球台上。“那个擦网球一下让我感觉就像着火了一样,特别烦躁,人要失控似的,满脑子都是消极信号。”突然间完全打不进去比赛的陈梦,不断打出下网和出界的无谓失误,一直被打到3:10落后。

  “比分到3:10的时候,可能是度过了足够的时间,我觉得自己和之前就像两个人一样,经过了这几个球,人能平静下来了。面对已经落后这么多的比分,其实我也没想要追回来,就想着一分一分打,为第二局多做做准备。”冷静下来的陈梦一路追到10平,并扳回了第一局比赛。第二局丢了也是因为她跟自己生气,在场上球打得和自己想的不一样,就会烦。“其实这样的情绪正是因为我专注不了,杂念太多,人没打进去比赛。”这种感觉正是近期一直困扰着陈梦的状态,从奥运模拟赛开始,到全锦赛团体赛,陈梦一直沉浸在被束缚住手脚、怎么也发挥不出来的感觉中,这种状态逐渐将她在训练中拼命调动出的积极性也磨没了。

  “打完对钱天一的第三局,我感觉人终于有些投入进比赛里了。”这一场1/4决赛,成为了陈梦情绪爆发和状态转折的关键战役。陈梦说:“模拟赛加上全锦赛,和自己想要的最接近的球,终于在这场比赛里打出来了。”

  期待太高了,跑都跑不起来

  时间回到陈梦一直提及的奥运模拟赛,和球迷们对比赛的期待一样,大半年没有比赛打的国乒队员们也都在摩拳擦掌。陈梦也是这“磨刀霍霍”中的一员,她带着在卡塔尔公开赛夺冠后的好状态,原本在封闭训练中一直练得挺好。“我自己感觉在澳门训练得非常不错,在我想象中,参加模拟赛的自己也应该有很好的状态,可以好好打出好成绩来。”和所有人一样,陈梦也非常珍惜这次久违的比赛机会,想通过模拟赛去好好锻炼自己,“原本我是想多给自己一点压力磨练自己”。

  但一切都和设想得不一样,比赛开始后,来到训练场热身的陈梦就感受到了自己与想象之间的落差。“训练的时候跑都跑不起来,觉得特别累,特别压抑。”混双因为和樊振东练得不多,试探着打到最后只感觉到不温不火,但单打中的发挥,更是让陈梦没法给自己找任何借口,“单打从头到尾打得很难受,根本释放不了,只是感觉到压抑。到了团体赛阶段,其实已经比单打强多了,可还是皱皱巴巴的,在场上的我根本谈不上流畅,甚至是连正常线都没够上吧”。

  再回顾起奥运模拟赛的此刻,从陈梦的言语中依然能感受到浓浓的压抑。“就是杂念多”,陈梦一针见血地评价自己,站在模拟赛赛场上的她脑子里装了太多“必须要做的”事——赛前准备的就过于复杂,在场上特别想把新练的战术套路体现出来。“我在场上打得特别乱,脑子里一直就没清净下来。现在总结来看,除了赛前准备有些问题,本身打模拟赛就有压力,我还自己再去给自己加压,就让自己更乱,更累。”

  模拟赛上压抑的后劲儿是很大的,认真总结后投入训练,陈梦拼命调动自己,她让自己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现状,去尽力调整,就算不舒服也要憋住忍住。“但练了差不多有半个月之后,人还是老样子,技战术上的一点点小改变依然练不好,更结合不进我原有的体系,一切都没有进展,我真是要绷不住了。”

  当陈梦正处在这个要“爆炸”的边缘时,全锦赛来了。

    带着问题,“熬”着比赛

  “我不停地告诉自己去释放,去释放,很想赢但是位置又没有完全放下来,打全锦赛团体时我的感觉是,根本没有办法让自己轻松地站在赛场上。”陈梦揣着这样的情绪熬到了团体决赛,面对胶粒选手何卓佳,陈梦本来是有信心的。“可能正是因为有信心,所以赛前准备得不够细致吧,我没有想到也没有准备到打成这种局面,在场上球就像卡不上点儿一样,无谓失误特别多。”

  位置放不下来,人拼不出去,陈梦在赛场上感觉被捆住了手脚,进入了一个死循环,只能眼看着自己丢掉了团体的关键一分。“我知道丢分以后,对队友会产生一定的影响。”自责的陈梦下场后就认真准备碰对方一号的比赛,但可惜这场比赛最终没有到来,山东队0比3输掉了团体决赛,陈梦说这个比分她根本没想到过。

  团体赛结束,单项比赛紧接着要开始了,陈梦又要调整和调动自己了。“又到了这个环节,又是难受,又是整个人感觉不对劲。这感觉说不出来,有时候抱怨两句,没有用。教练和队友都鼓励我说,看起来比之前的状态好多了,但我自己一点都没有这种感觉。”憋得难受的陈梦,需要真正解决掉这一段时间遇到的问题。终于在单打1/4决赛中,她爆发了,无论是着急上火,还是冷静得像换了一个人,陈梦总算是从一个可怕的漩涡里走出来了。

    1/4决赛打出状态,半决赛放下位置

  全锦赛女单半决赛,又是陈梦对王曼昱,和模拟赛半决赛一样的对决,场上两人之间的氛围却有着微妙的变化。回想奥运模拟赛,陈梦2比4不敌王曼昱,终结了此前对对手的9连胜,在场上大分2平之后,陈梦着急的表情和过多的失误让人印象深刻。“模拟赛刚输给过她,这次全锦赛里曼昱的状态又非常好,不仅刚拿完混双冠军,而且是打得特别好。”赛前陈梦在准备这场半决赛时,做到了将人完全放下来,“我想的就是在场上能赢一分是一分,能赢一局是一局,能多赢几局最好”。

  放下位置去拼对手,站上赛场的陈梦感觉比赛打得舒服多了,“一下就感觉到比之前的比赛打得更流畅一些”。但陈梦的进步和突破不是一步就走完的,王曼昱的好状态也绝对不虚,在陈梦大比分3比0领先后,王曼昱开始绝地反击,双方都咬着比分不放弃,第四局比分一直纠缠到10平。“比分被咬住的时候,我心里还是会有‘咯噔咯噔’的感觉,我在场上一直提醒自己,要像赛前准备时想的那样,无论面对多么困难的情况,一定要给自己积极的信号和暗示。如果我又去消极,那就又会变得和之前一样难受。”陈梦告诉自己说:“输了也没关系,但好不容易找回的状态可一定不能再被打回去了!”在这样不断的自我鞭策中,陈梦顶住了王曼昱的攻势,4比0完胜半决赛。

  在决赛场上重返20岁

  进入女单决赛,陈梦知道自己还得继续去拼。“莎莎最近的状态太好了,模拟赛拿了三冠,这次在团体赛里也是场场拿两分,除了跟我们的决赛没给她拿两分的机会。”赛后采访时陈梦可以轻松地调侃自己了,但在决赛前她真没对这次交手抱有太多期待,人的位置也像半决赛那样完全放低,加上赛场上的状态被她找回来了一些,面对决赛的陈梦心态不错。

  决赛一上场,陈梦就感觉到,人回来了。她没有再出现模拟赛时几乎每一场都要出现的“慢热”,开局就打出7:0的领先优势,而且,“几乎每一局都是我在领先”。不仅如此,陈梦还久违地感觉到比赛一直处于主动,局面的把控也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,即使面对两个攻球选手打到“轮换发球”的罕见情况,陈梦也没有任何动摇。决赛场上的陈梦有种破局而出的感觉,状态火热,拼劲十足。“这场决赛,让我有种打回到20岁的感觉。”陈梦形容说,“人在场上很轻松,完全投入和专注在比赛里,从赢下第一个球开始,就能很释放地喊出来”。这是陈梦一直渴望找到的比赛状态,她终于做到了。

  4比0战胜孙颖莎,陈梦获得了自己的第一个全锦赛女单冠军。

  ——节选自2020年第11期《乒乓世界》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